yabovip2029

买卖“枪形钥匙扣” 三人因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罪获刑|枪形|钥匙扣-社会新闻_华商网新闻

“中国之声”微信公号6月5日消息,2012年,厦门人李某龙通过网络,从国外购买了一把4厘米长的枪形钥匙扣,并委托他人进行仿制、售卖。2018年7月,李某龙因涉嫌非法买卖枪支罪,被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铁西分局逮捕。

4日,备受社会关注的“枪形钥匙扣”案在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该案共有15名被告,其中3人因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到四年,其余12人免于刑事处罚,多名被告当庭表示上诉。近年来,类似枪支案件广受社会关注,相关法规是否有明确统一的处罚标准?业界律师有哪些建议?

“枪形钥匙扣”案一审宣判

因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罪3人获刑

2012年,李某龙通过互联网从国外购买了一个枪支形状的钥匙扣挂件,并从2013年开始,委托生意伙伴许某华以买来的钥匙扣为原型复制生产。

2018年7月31日,李某龙从福建家中被辽宁鞍山警方带走,家属收到的拘留通知书显示,他因涉嫌非法买卖枪支罪,被辽宁鞍山市公安局铁西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李某龙妻子陈女士称,他们销售的是迷你枪形钥匙扣,钥匙扣长4厘米,约为中指的一半,主要用于收藏,售价几百元不等,此前从未发生过伤人事件。

李某龙妻子:虽然说它具备击发功能,但是我们没做火药、弹药之类,就是一个收藏钥匙扣挂件来出售。

图为案涉“枪形钥匙扣”,图片来自当事人家属 

一审法院认为,李某龙、许某华、梁某系主犯,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制造、 买卖、邮寄78支枪支、33件枪支零部件,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罪,情节严重,鉴于其所制造、买卖、邮寄枪支仅供装饰,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及后果,可依法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根据刑事判决书,最终3名主犯被判处有期徒刑3到4年不等。

另外12名被告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及后果,犯罪情节轻微,均可依法免予刑事处罚。

李某龙的代理律师杨卫华表示,本案当中涉及的枪形全长只有4厘米,子弹不到2毫米,能不能被称之为枪,能否机械地适应1.8(枪口比动能)的标准,这一点值得讨论。

杨卫华:我的当事人当庭表示要上诉,我们认为上诉是有道理的。因为涉案物品尺寸太小了,这个案子无论从枪标来说,还是从口径的角度,应该把涉案物品认定为玩具,而不是认定为枪。

“什么算是枪支”引发讨论

律师:枪支鉴定标准待进一步规范

因为这起案件,“什么算是枪支”这个鉴定标准问题引发很多讨论。

近年来,我国采用“测定枪口比动能法”,非制式枪支所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时,一律认定为枪支,相较此前采用的“射击干燥松木板法”,有近10倍的降幅。

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法律界人士表示,这一标准是近些年来不少涉枪案件中,当事人坚称是“玩具枪”而司法机关却认定为“枪支”予以刑事追诉的争议根源,他们认为应该根据实际的致伤力大小、是否存在主客观故意等因素来具体判断。

图为律师所称填装弹丸需拆开枪形的钥匙扣

浙江靖霖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吕博雄律师表示,“涉枪刑事案件,司法实践中不应机械适用公安部的相关规定,应结合社会危害性等因素杜绝机械司法。”

代理过十多起涉枪类案件的乔烽律师认为,评价此案的关键在于李某龙销售的这类枪形钥匙扣是否具有足以致人死伤的危害性。但在实践中,侦查机关鉴定枪支的标准仍需进一步明确和规范。

乔烽律师表示,本案判决书中称,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具备公安部颁发的资格证书,这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2005年10月实施)相冲突。该决定在第三条明确,鉴定人和鉴定机构由国家司法行政部门登记管理后改为备案制。但在刑事诉讼中,如果没有司法部的资格或者备案,其鉴定结果不能做为刑事审判的依据。

涉枪类案件如何少一些争议?杨卫华律师建议,“一是公安机关要综合衡量、考虑怎么形成科学的枪支认定标准;二是在社会的生产和流通环节,建立分类管理的体系或强制标识的制度。”

来源:中国之声

编辑:胡泽鹏

以上就是这个文章的所有内容买卖“枪形钥匙扣” 三人因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罪获刑|枪形|钥匙扣-社会新闻_华商网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